时小念说着走进厨房。

比特坐在那里,看着早已看到厌烦的天鹅湖舞蹈,目光有些茫然,为什么她可以那么坦然地嘲讽贵族的人生,谁不想高高在上?

抱着泡面看滑稽电视?那简直是卑贱的行为。

时小念在厨房里烤了一些面包和蛋糕,肚子里的宝宝一直在闹腾,她擦擦头上的汗深吸一口气。

努力吧,争取早日能回到比特的身边。

时小念端起托盘找到Mr宫,“我要给比特去送一点吃的,麻烦你带我过去。”

“是。”

Mr宫低头,时小念想,幸好比特没有给它设定什么不准她进去工作研究室的程序,她也正好去看看,比特工作的环境。

时小念跟着Mr宫走,其实她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地方都没有兰开斯特的保镖,只有比特的佣人,这些她都要了解到。

越接近,时小念越感觉到熟悉,N.E的公司里也是一台台机器,无数让人头晕眼花的代码。

前面是一扇玻璃门,时小念隔着玻璃往里望去,比特正埋头在电脑背后,周围有一些仪器她是见过的,那分明是用来研究机器人。

时小念推开门走进去,努力堆起笑脸,“比特小少爷,我给你送蛋糕来了。”

足球小宝贝在家清纯可爱写真集 可爱校园

话落,比特一脸受惊地抬起头。

时小念也愣在那里,比特并没有像她以为的那样坐在电脑后面工作,而是正捧着她做的那盘意大利面在吃,嘴上还咬着一根面,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呆呆地眨了眨,无辜而又窘迫。

坐电脑面前吃意大利面?

时小念所然想起自己早和他的对面,不禁会心一笑,果然还是个孩子啊,看来被贵族的教条约束得太多,芭乐视频下载应用她突然知道怎么建立好关系了。

比特见状立刻将意大利面放下来,拿起纸擦了擦嘴,不开心地道,“我说让Mr宫送过来,我以为你是个懂礼貌的人。”

时小念在那里站了两秒,然后继续往前走去,将托盘搁到他面前的办公桌上。

比特看到蛋糕眼睛发亮,接着又一脸嫌弃地偏过头,“外面有小餐厅,放那边去吧。”

时小念朝他的电脑看过去,上面是机器人的蓝色模型和数据,她低下身子去握鼠标。

“你要做什么?”

比特紧张地要去推她,手挡到她的肚子前又下意识地收回来。

“吃东西的时候看这些怎么吃得下?看过滑稽的搞笑节目么?”时小念联上网,搜索了一下,找到一个西方的搞笑节目播放。

这个节目十分有名,她很久不碰电脑电视了,不过宫家的女佣们最近都在讨论这档节目,一谈起就哈哈大笑,她便也知道了点。

“你不要乱碰我的电脑!”

比特不悦地瞪向她,恼怒地从她手里夺过鼠标要关掉网页,正要关,就看到节目里的搞笑艺人一本正经地跳着天鹅湖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很恶俗地放了个屁……

比特惊悚地睁大眼,像是看到了一个新世界。

十分钟后。

研究室的玻璃门被拉上帘子,研究室里边传来一阵阵放肆的笑声,比特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衬衫瘫坐在真皮椅子上,抱着一块蛋糕边吃边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看你看,这个人怎么这么低俗,那么胖还信誓旦旦压水花。”

“哈哈哈哈!我一看这人就不可能赢,还说自己的妆容好看,丑死了好吗!”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真是又低劣又好笑,你看你看他的脸……哈哈哈哈哈!”

时小念坐在一旁观察着比特,他笑得整个人几乎都在倒在椅子上,身上的西装也起了皱褶还不自知,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脑上的搞笑节目,笑得特别开心,蛋糕不知不觉吃了三块。

他这个样子倒像是平常人家的孩子了,一个16岁的少年总是端着一股气在做人做事,自己也很累吧?

这么想着,时小念配合他说了几句,有人陪着看,比特看得更加开心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小念和比特的关系突飞猛进,每次Mr宫一找她,她就带上做好的美味蛋糕走进比特的研究室,陪他一起看各种各样的娱乐节目。

她现在才知道,比特几乎没看过这些,连电视剧、电影都看得很少很少,他被兰开斯特流放在外,但还是被严苛教育成一个贵族。

“哈哈哈,这个傻子!傻死了!太蠢太蠢,怎么蠢得这么好笑!”在时小念面前,比特已经彻底放下端着的架子,很是放松地做一些他以前从来没敢尝试的事情。

时小念站在那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他,笑着道,“你自己都也很好笑,还不把嘴巴擦擦?”

看着眼前的纸,比特愣了一下,又羞又尴尬地接过纸擦嘴巴,看向她道,“真的很好笑吗?”

“比那个放屁的人还好笑。”时小念直言。

换作以前,比特一定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只觉得很好玩很轻松,好像卸下了一身坚硬的盔甲。

“吃完我把东西收走咯。”时小念说道,将托盘搁到一旁,细致地将桌上散落的一些蛋糕碎弄掉,又仔细地擦干净,反复检查,留给他一个整洁的工作环境,生怕让他工作不舒服。

那些女佣也会擦得这么仔细,但他发誓,那些人只不过怕他恼怒而已,才不是在意他。

比特怔怔地看着,胸口的地方像是被什么突然抓住一样,他抬眸看向时小念白皙的脸庞,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远远没有蓝眸好看,可看起来就是会让人很舒服,让人想沉溺在里边。

“你一定是个好妈妈、好妻子。”比特的声音突然在研究室里响起,“你值得最好的对待。”

闻言,时小念要端起托盘的手僵住,眼睛酸得不行,她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眸中一片黯淡。

“你怎么了?”

比特问道,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里多了很多关心,连眉头都跟着她的一个小动作而皱起来。

时小念站在那里,低眸看向她,苦涩一笑,“我离开了我的孩子,我的丈夫,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他们身边,也许永远都不可能了。”

“……”比特坐在那里,目光也跟着黯下来,“你拼命地讨好我是不是就想我放你走?”

“我知道,就算你今天放我走了,明天我还是可能会被抓到,被当成你父亲复仇的筹码。”时小念低声说道,“我难过的不是被困在这里,而是我不知道这场争斗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你们不该杀死莫娜。”比特看着她道,蓝眸中透着认真,“她是父亲最喜欢的女儿,也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姐姐。当然,我知道这件事错不在你。”

时小念是个温柔的好人,他知道。

“任何人维护孩子都让人心疼。”时小念站在那里一字一字说道,“就像当初,如果宫欧不杀人,死的就是我们的儿子。”

比特坐在那里,固执己见,“那他也不该杀人,莫娜是个不错的人,兄弟姐妹中,她是唯一一个会对我露出笑脸的,还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

只是最后他被禁止参加,他只是个佣人的孩子而已。

“比特,虽说死者为大,可错并非一定在活人身上。”时小念说道,并没有打算和比特争执,他们始终都是对立面。

“……”

比特沉默地看着她。

“不管怎么说,认识你很高兴。”时小念露出笑容,“一开始见到你我很愤怒,也害怕,可现在我开始庆幸,幸好我是落在你的手里,我和宝宝还能安然活着。”

“……”

比特的目光震了震,一直沉默地看着她。

“我没有弟弟,如果有的话,他一定要像你这么可爱才行。”时小念打趣地说道,“好了,不耽误你办正事,我出去了。”

说完,时小念离开,一转身,她的笑容就淡了下来,牙齿咬住下唇,咬出一抹白色。

她和比特始终立场鲜明,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好好沟通。

“时——小——念。”

生硬的中文发音突然在她背后响起,三个字像是被咬着说出来的一样,特别吃力。

时小念有些惑然地回过头,只见比特站在电脑前,一双蓝眸深深地看着她,“你放心,我为自己争取了独立的空间,一千米之外是我们家族的保镖,也是盯着我的人,但这一千米之内由我盯着,就算飞过一只鸟我也能马上知道,所以你是安的。”

时小念怔怔地看向他,她这算……建立关系成功了吗?

“你为自己争取空间,可是你不是在家族里地位……”时小念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的疑惑被她吞进肚子里,不忍直接说出来。

比特当然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目光黯到极致,“我地位是很低,但父亲自从发现我在科技上有所成绩以后,他就变得需要我了,他不会把我逼得太紧。”

原来如此。

难怪她来到这里这么多天都是安的,她生活在一个少年的保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