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可怜,也自私。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最重要的是怎么安抚好小念的情绪。”慕千初说道。

洛烈靠着墙推了推眼镜,“这怎么安抚,宫太太现在抗拒外界,你先找个人把她的嘴给我撬开。”

这样他或许还能想想办法。

一阵略显沉重的脚步传来,两个男人同时转过头,只见一个高大的银色身影走向这里。

“今天这么早就充完电了?”

洛烈见到Mr宫不由得说道,平时不是都要充到晚上的么?

“我去见主人。”

Mr宫走到房门前站定,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洛烈耸了耸肩,还真是复制宫欧的性格,这个狂傲的劲都学得一模一样。

门被推开,房间里的空气有些窒闷,像是没有空气流通一样。

Mr宫往里走去,拿起摇控器开启空气流通的按键,有一丝微凉的风缓缓吹了进来,偌大的床上,一个身影缩在一角坐着,看起来随时会掉下去。

电眼萌娃白衣翩翩尽显娇媚

它慢慢走过去,“主人。”

时小念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双眼木然地看着前方,一张脸有些发白。

“主人,我有话想和你说。”

Mr宫开口说道,电子音没什么语气的起伏,高大的身躯站在床前,挡住阳光落在她的身上。

“……”

时小念还是一言不发,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它进来一样。

“过些天我和宫先生会去一趟英……”Mr宫说道,话音未落,它低眸就扫瞄到床头柜旁摆放的餐车,上面的食物丰富,却没有一口动过的痕迹,“主人,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时小念坐在那里低着眸,没有一点声音。

“主人,如果有事可以和我说,我对你完忠诚。”Mr宫向她表明立场。

忠诚。

是了,它说过,它只是个机器人,没有未来没有自我,它唯一的意义就是她。

它现在就是个机器人,只是个机器人,所以,她什么都不用怕。

这个世界上,她唯一不怕伤害的……就是机器人Mr宫,她不用再担心自己的一个轻率决定、一句轻率话语就改变他人的未来。

“主人,你的情绪很低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Mr宫站在那里问道。

时小念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抬眸看向它,黯淡木然的眼中有了一点光亮,“你坐下来。”

“是,主人。”

Mr宫在她身旁坐下来,一双眼扫瞄着她有些憔悴的脸,一只手抬了抬,又不露痕迹地放下。

“你刚刚说要和宫欧去英国是吗?”这是避难以来,时小念第一次听到宫欧的下落,她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机器人,声音淡淡地问道,“要去多久?”

“暂时还不知道。”Mr宫一五一十地答道。

“会遇到很多危险吧?”

时小念低声说道,英国虽然是宫家所在,可如今的宫家复制不了当年的辉煌,更比不起兰开斯特的几百年基业。

多久才能回来呢?能安然无恙地回来吗?

不,她不能问,不能要求什么,甚至不能关心,谁知道她的关心又会影响宫欧什么呢,会不会害他在外面为自己牵肠挂肚,然后受伤?

不行,绝对不行。

她已经影响很多人了,不要再添一个。

“宫先生不会有事的,主人请放心。”Mr宫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我是担心你。”时小念看着它没有多想地说道。

“……”

Mr宫坐在那里僵住了。

时小念坐在它面前,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静静地凝视着它,慢慢抬起手摸向它冰冷的脸,指尖温柔地抚摸着,带着情深缱绻,一字一字道,“Mr宫,你传承了宫欧的感情,你很喜欢我是不是?”

“……”

Mr宫一动不动地坐着,仿佛电量已经随它远去。

“我们谈恋爱吧,Mr宫。”

时小念摸着它冰冷的脸庞说道。

房间里顿时一片寂静,却又像有什么声音在吵闹着,那声音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

我们谈恋爱吧,Mr宫。

我们谈恋爱吧,Mr宫。

我们谈恋爱吧,Mr宫。

Mr宫坐在那里,动也不动,整个躯壳都冷掉了一样,时小念看着它慢慢露出一点笑容,“嗯?”

这一个“嗯”字被她念得软软的、柔柔的。

很久,久到天都快黑了,Mr宫坐在那里终于开口,“主人,我只是个机器人,我不懂谈恋爱。”

“你喜欢我就行了,恋爱我教你谈。”时小念微笑着说道,笑容有些苍白。

“主人喜欢的是宫先生。”

Mr宫说道。

“他不在我身边啊,可你在我身边。”

“主人要和我出轨?”

“你还懂出轨?”时小念淡淡地道,“谈不上吧,你是宫欧的复制版,又只是个机器人,我们谈恋爱能算出轨吗?”

“主人你不爱宫先生了?”Mr宫问道,明明是电子音却有什么情绪正泄露出来。

爱?

她的爱会带来多少的不堪后果,她不知道啊,她不是不爱,只是不敢了。

“主人,我去给你倒杯牛奶。”

不等她回答什么,Mr宫忽然站起来往外走去,时小念的手就这么落了下来,无力地垂在被面上。

Mr宫急匆匆地离开,人撞到钢琴上,又撞到墙上,接着又扫落一条及地幔帐,带动一些摆件乒乒乓乓地落下来。

一片狼籍。

……

大厅里,慕千初和洛烈在一张桌前坐着,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洛烈面前摆着两本童话书,他看着,然后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宫太太这状况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可现在只有你能帮她。”慕千初微微蹙起眉,“你是医生,你总有办法的。”

“我是医生,我不是神仙。”洛烈有些烦恼地将童话书往前一扔,说道,“我让小葵拿两本书去问宫太太先看哪本,宫太太只是摇头,连对自己的女儿都不肯给个建议。”

“这代表什么?”

慕千初问道。

他不是医生,对这种心理变化难以掌握。

“代表什么?代表她现在对自己已经完丧失了自信,她觉得自己够差劲,她不敢给任何人主意,怕自己影响别人,哪怕是替女儿选择一本童话书她都从心理上抗拒。”洛烈有些气恼地说道,“当初在小唐人街,宫太太人那么好,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变成这样,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有些用力地将童话书狠狠地砸在桌上。

“我以为在希尔部落的事上,她会恨宫欧,没想到她会变得自我否定。”慕千初皱着眉说道,“一定有办法治疗的,我不信小念会永远这样下去。”

闻言,洛烈冷笑一声,“因为她爱宫欧,她做不到去恨宫欧,可那次事件流的鲜血太多了,还都在她的眼皮底下发生,她从潜意识上把一切归咎于自己。”

“……”慕千初低头,有些自责地道,“也许我不该把她养父母留下来,我考虑不周。”

洛烈气冲冲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愤怒地说道,“不是我说,从小唐人街的时候我就看出宫先生的问题,宫太太变成这样他得负一大半的责任!”

“……”

慕千初沉默。

“虽然我敬佩宫先生,但他在感情上太过妄自尊大,宫太太和他在一起就是被他什么都控制掌握着,霸道得令人发指。”洛烈越说越气恼,一双眼中迸射出怒火,“这种行为看似为女人着想,却根本是罔顾了女人的想法!是,他是可以为了宫太太什么都能做,甚至死都无所谓,只要能保护宫太太,可他究竟有没有考虑过宫太太的感受?”

“……”

慕千初垂眸,听着洛烈的发泄。

“希尔事件,那一片田野上死了多少人?都死在宫太太的眼前,儿子蒙上阴影,女儿患上后遗症,哪个正常女人接受得了?”洛烈气得在桌脚上踹了好几下,“现在让我来治,都这样了我还能治什么?”

“不是每件事都能考虑到后果,他是先保命,再保心。”

慕千初说道,他不是为宫欧说话,但宫欧能下跪求他来保护时小念,也证明宫欧付出了不少。

而且先保命这个原则他也赞同。

“先保命,呵。”洛烈嘲讽地笑起来,指着空气说道,“不是我说,就算治好了那又怎么样,宫先生以后要一直用这种方式和宫太太相处,哪天宫太太抑郁跳楼了我都不奇怪!这就是保命?”

他曾经亲眼见证过两个人的相处方式,时小念给宫欧的尊重是宫欧完比不了的。

说着说着,两个男人倒像是争吵起来一般。

洛烈烦燥地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一抬头,就看到Mr宫悄无声息地站在门口。

“主人的心理疾病很严重?”

Mr宫朝洛烈走过去,电子音的语气没有起伏。

“有病的是你的宫先生,他先治疗最好!”洛烈冷哼一声。

“……”

Mr宫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慕千初按了按眉心,低沉地说道,“好了,洛医生,我知道你心情郁结,你去休息吧,时间长了,这些事都过去,等宫欧来接小念了,或许她就会好的。”

“呵。”洛烈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冷笑一声,“你认为宫太太还会理宫先生?”秋葵视频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