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追思会本来够无聊的,现在有点内容了。”

“……”

时小念被雷到,他还真不怕事多啊。

太阳在雾气中变得暖起来,光亮照得并没有多恐怖,但因为是周年祭发生这种事,很多女宾还是很恐惧。

一片混乱中,胆大的宾客们纷纷站起来往树那边走去,兰开斯特家族的保镖碍于宾客们的贵重身份难以维持秩序。

“莫娜刚刚穿的衣服和照片中的衣服一模一样吧?”

“对对对,就是一样的,我看清楚了!”

几个看到的女宾们激动地说着,将整件事叙述得格外离奇。

时小念跟着宫欧走到那几棵树前,转眸看向乔治,乔治站在那里,一头金色的短发下,他脸色阴沉沉的,似是很不悦。

关德琳作为公关的一把好手立刻站出来安抚大家,“早上雾气大、湿气重,想必几位贵宾是看错了。”

“又用看错来糊弄我们?昨晚只有赛琳娜家的小姐,今天我们可是好多双眼睛都看到了。”

“是啊,这个地方还让不让人呆了?”

当我在梦里遇见你之后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时小念看看宫欧,宫欧一脸的饶有兴致让她一阵无语。

正当现场乱得难以收拾时,一个声音传来,“少爷。”

是封德。

所有人转头,只见白发苍苍的封德领着李清研、几个保镖朝这边走来,手上拿着一个科技盒子。

封德走向宫欧面前,双手奉上科技盒子,道,“是N.E的息影像技术。”

息技术?

时小念愣了下,宫欧接过盒子,在上面拨了几下,不远处的草地上便出现莫娜的身影,她站在那里微笑着看向所有人,那模样活灵活现,仿佛生者再现。

周围响起一片倒吸气声。

“果然是息影像技术。”

“N.E?”

所有人同时朝宫欧看去,眼中带着质疑,连乔治也转过身看向宫欧,等待他的答案。

时小念不满那些眼神正要说话,手被宫欧按住,宫欧冷冷地扫向周围一圈人,观察着每一个人的表情。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万分。

关德琳见状立刻站出来道,“大家稍安勿躁,这事肯定和宫家没有关系,N.E的息技术已经投放在各个行业中,有心人想拿到容易的很。再说,宫二少爷是什么身份需要耍这种小把戏?”

认为宫欧在搞鬼的说法当然是站不住脚的,谁会拿自己研发的技术去装神弄鬼。

这时,乔治才站出来,淡淡一笑,道,“各位勿需紧张,这件事我会彻查到底,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待,现在请诸位先回去休息吧。”

乔治都开口了,剩下的人哪还会说什么都纷纷应是。

一场追思会进行到一半就这么草草结束,时小念挽着宫欧的臂弯离开,小声地道,“你说是谁在搞鬼?”

“你认为是谁?”宫欧不答反问。

“会不会是那些和乔治不和的家族成员,刻意要乔治出丑?”时小念说道,“这场追思会还开放了小众的记者时间,这种事瞒不住的。”

“那就让他出丑好了,越丑越好。”

他在乎什么。

“……”

好吧。

这事和他们没有关系,他们只是要来找宫彧的,只要宫彧一现身,他们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时小念想着,身后传来叫住她的声音。

宫欧停下脚步,冷漠地转眸,关德琳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朝他们一个劲地鞠躬致歉,“宫二少爷,二少夫人,真是抱歉,今天让两位受惊了,差点让二少爷被怀疑,这都是我们的不周。”

哪是来致歉的,根本是来讨人情的。

时小念淡淡一笑,“哪里的话,还要谢谢关小姐仗义执言,替我们洗脱嫌疑,这份情我领了。”

宫欧站在那里没有说话,面色冷漠。

关德琳不敢和宫欧搭话,但有时小念这话也就够了,见好就收地道,“二少夫人太客气了,对了,我朋友说今天一定会去拜访少夫人的。”

“是吗?”时小念闻言有些激动,努力装得淡定从容,“那我等着。”

“二少爷、二少夫人慢走。”

关德琳让开位置,让他们离开。

……

入夜,月色缓缓地照着整个庞大的兰开斯特家族,路边的树影倒映在地上轻轻摇晃,空气中清新。

夜深后,雾气慢慢爬上来,笼罩着一切。

时小念看着小南瓜入睡以后才回到房间,房间里只留着一盏台灯,光线幽幽的,床上的被子很平坦,没有人入睡的痕迹。

她走到窗边的桌子前坐下来,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沙发里一扫白天的疲惫,她单手撑着脸迷迷糊糊地坐着。

今晚好安静。

关德琳说宫彧今晚会来见她,结果到现在还没有。

“想睡就躺到床上去睡。”一个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

时小念有些困倦地睁开眼睛,就见到宫欧着装整齐地站在自己面前,他低眸凝视着她,眉头蹙着,黑眸中满是心疼。

“没关系,哥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他说了会来就一定会来,只要不到12点。”时小念笑了笑说道,然后打了个呵欠。

“我等就行了。”宫欧把杯子往她面前推了推,“喝掉它。”

时小念低眸,就看到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他刚刚不在房间就是替她去热牛奶了?

“谢谢老公。”

时小念感动地道,双手捧起杯子就要喝,还没碰到嘴巴杯子就被一只大掌狠狠地按了回去。

时小念一脸疑惑地抬头,只见宫欧站在那里死死地瞪着她,“你刚才说什么?”

“谢谢啊。”

不能说谢谢吗?时小念愣住,忽然想起宫欧以前说过不要说谢谢,他要的不是这一句感谢。

想着,时小念正要说话,宫欧又道,“不是,是后面那两个字!”

“啊?”时小念迷茫地眨眨眼,“老……公?”

他在意的是这两个字吗?

“再叫一遍!”果然。

明白他在想什么,时小念有些无奈地笑了,“是,老公。”

“再叫一遍!”

“老公。”

“再叫一遍!”

“老公、老公、老公……”

“行了,喝吧。”宫欧撤走自己的手,让她继续喝牛奶,英俊的脸上就写了两个字:享受。

时小念捧起牛奶杯子,忍不住想笑,她抬眸看向他,“你就这么喜欢我叫你老公啊?”

“你很少叫。”宫欧低眸盯着她道。

“那我以后就一直叫你老公?”她不介意改口。

“不要!”

“为什么?”时小念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口拒绝。

“注册办婚礼了再叫!”宫欧道,语气有着几分偏执。

婚礼啊,他们已经拖很久了,拖到她都快忘了还要进行这样一件事,他倒是一直记着。

时小念喝了一口暖暖的牛奶,欣然答应,“好啊。”

宫欧站在她面前,低眸深深地盯着她,见她答应得这么快,不由得清了清嗓子,道,“你要实在想叫我也不会骂你!”

他想听的不得了。

“……”

噗。

时小念实在忍俊不禁,端起手中的牛奶递向他,“你也喝一口吧。”

“哦。”宫欧将她手中的杯子转了转,转到她刚刚喝的杯沿位置,这才半蹲下身子握着她的手开始喝牛奶。

时小念坐在沙发里凝视着他英俊的脸庞,爱慕几乎溢出眼眶,“喝慢点。”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响动,像什么东西倒了下来。

时小念转头往窗外望去,除了婆娑的雾中树影什么都看不到,再回过头,她的手中只剩下被喝光的杯子,宫欧的温暖气息还在这里,人却已经不在了。

整个房间空空荡荡的。

要不要这么性急?时小念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手中的杯子搁在桌上,站起来往外走去。

庭院里传来搏斗的声音。

宫欧有过吩咐,只要宫彧一现身就让保镖们将其制住,直接打包扔回家,看来这次宫彧要受些苦了。

时小念从楼梯上走下去,大厅里没有开大灯,只留了一些壁灯,灯光昏暗。

大门敞开着,外面明显能看到雾气很重,将几个身影都模糊了。

不知道宫欧穿得够不够多,会冷吧。

时小念将衣架上的大衣取下来往前走去,刚走到大门口,一扇门就在她眼前被关上,她的肩膀上多出一只手。

“宫……”

时小念僵在那里,张嘴就要喊宫欧,刻意压低的沉稳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是我。”

成熟的嗓音,带着一点伦敦腔的味道,除了宫彧还能是谁。

“哥?”时小念愕然,“你在这里,那外面和宫欧他们打着的是?”

“我的障眼法。”宫彧将手从她肩膀上放下来,低声道,“你知道我不能让宫欧见到,他会直接把我带回去,完不顾我才是他兄长。”

“那是因为他担心你。”时小念转过身,就见宫彧的高大身影已然蹿上楼梯中央。

“小念,我有要事,上来谈。”

说完,宫彧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

这兄弟两个都是闪电侠吗?跑的比飞的还快。

时小念很想去叫宫欧,但想想又作罢,这个时候通知宫欧,兄弟两个肯定会大吵一架,不如她先听听宫彧的想法,也好安抚宫欧。初见直播app永久回家地址